“Negative” space

2022

水泥,包裝盒,塑膠彩

 

尺寸不定 .

 

當一個空間被創造出來時,它便佔據了一個地方,但當地方被拿掉時,它便留下了大量的負空間。 我嘗試重複使用產品包裝盒,改造並欣賞內裏幾何、線條,觀察它們是如何以負空間結束, 又如何能變成「正」空間。